风险防控

警惕“大清单”外的“小算盘”

发布时间:2015-12-02 20:46   阅读:1319   【字体:    【打印】

临近年底,乱收费在一些地方又开始抬头,这次的主角,是两年前已经被明文取缔的绿化费。日前,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绿化委员会下发红头文件催缴义务植树绿化费,其中,行政、事业单位每人每年50元,企业单位每人每年30元,而早在2013年6月,财政部和发改委就已发文取消了包括绿化费在内的33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据估算,仅政府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在编人员,民和县每年收取的绿化费就达35万元。

  几乎就在去年同一时间,财政部向社会公布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目录,同时要求各地方政府公布自己的收费清单,对目录清单外的收费项目,一律不得执行,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一年过去了,民和县为何又闹出荒唐的收费闹剧,被收费的单位和个人为什么没有拒绝缴纳呢?

  民和县绿化委员会的红头文件给出了答案:对未按期限足额缴纳绿化费的单位将在全县范围内进行通报。实际执行中,有些单位为了避免被通报,甚至在职工工资中直接扣除绿化费。

  果然,乱收费的背后,又是权力在作祟。近年来,国家多次清理整顿和减少规范政府收费项目,收费清单制度的建立,更是为企业和个人抵制乱收费提供了有力保障。但在具体执行中,或明或暗的阻力一直存在:有些地方将收费与评优甚至单位领导的乌纱帽挂钩,让单位给职工做动员、加压力;有些地方政府部门退居幕后,把行业协会和中介组织推向前台,前台收费、后台办事;更有甚者,给乱收费穿上赞助费、捐助款的外衣,用行政权力逼迫单位和个人“自愿”缴纳。现实中,越权立项、搭车收费、只收费不服务、任意扩大收费范围、随意变换收费名目的情况并不少见。

  这些收费“大清单”之外的“小算盘”,满足了一些部门的私利,损害的却是政府的公信力,更使得企业和个人在面对乱收费时,无力抵抗也无法抵抗。久而久之,收费清单成了一纸空文,乱收费卷土重来,给社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危害。

  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绿化费死而复生对正在推进的收费清理工作是一个警示。治理乱收费,公布目录清单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管理好政府部门的权力清单,通过简政放权和职能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压缩权力寻租空间,打掉乱收费背后的权力保护伞。

  今年以来,在经济增速放缓、减税力度加大等因素的影响下,一些地区财政收入增幅出现了较大回落,某些部门和单位对突然要过紧日子,难免不适应,保不齐会故态复萌。在这样的背景下,管住向企业和个人乱收费的手,就显得尤为重要。

  媒体调查显示,民和县并没有按规定将应由财政保障的绿化费支出纳入预算进行公开,这为有关部门任性收、随意花埋下了隐患。因此,管住“大清单”之外的“小算盘”,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完善财政预算管理和约束机制,让所有政府收入和支出都置于社会监督之下,使政府部门即使收了钱也不敢、不能随意花,乱收费自然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大大小小的如意算盘再难有用武之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